機器人 / 短篇

-真人真事改編,嘛,就是我啦

-可以不當小說當日常,也是OK的

-也許,我沒有怎麼誇大。

==

手機震動震動個不停,訊息的聲音、不是電話。青少年總是不喜歡用電話連絡事情,簡訊至上,那種可以團體聊天的聊天軟體更是首選。
一直一直震動的手機其實是很惱人的,可是想到數分鐘前他們的手機也因為我這樣不停的震動著,忽然有點愧疚。
我滑開手機鎖。開鎖的聲音引來母親的媽媽一陣罵,因為其實已經十一點了,那麼晚還在用手機,媽媽這樣都囔著。
『?』回訊的是我不太喜歡的男生,暫時稱他為男A吧。
看到對方發回的問號,心中一陣不滿,我重新看了稍早前發過去的訊息,我建議時間地點都很清楚了,還在「?」什麼?
『看我發的訊息,時間地點。』
『喔。』
我十分不喜歡不上不下的答案,尤其是在約時間的時候,更尤其是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
我食指敲著手機殼,噠噠噠的聲響,像是要加快秒針一般,噠噠噠。
5分鐘過去了,男A沒有回訊,停留在那句討人厭的『喔。』。
『喂。死了?我還要訂練團室,快點啦。』
有時候我總覺得自己像是隻愚蠢的機器人,死守原則。我是指在約人這方面。我想這是我從小因為父母要求所建立起的固執,時間地點總會在幾天前就訂好,確認無數次,前一天還會再打電話確認。所以我一直無法接受上了國中之後,同學的約定方式總是「再說」、「隨便」、「看心情」之類曖昧不明的話語。時間越是緊迫,我的不安便隨之上升。
手機終於震動了,我迅速伸手滑開。
回訊的不是男A,而是另一位,暫且稱男B好了。
『我媽機車,禮拜五下午我可能不行。』
我甚至無法控制我幾近從喉口溢出的怒火,我們都知道她家管得比較嚴,處處都方便他,時間他選地點他選。現在呢?
『去你的,你今天不是說可以嗎?』
『我哪知道我要上課。』男B的口氣說得理所當然。
接著忍不住的開啟了一陣吵架。
我想怒吼,我想摔手機,我想放棄溝通,我想棄守原則,我想隨便,我想再說,我想看心情,我不想讓自己陷在流沙裡,我為自己設下的牢籠。
可是,我像一個完美的機器人,而創造我的科學家為我寫了完美的程式,沒有任何漏洞的完美防火牆,引發了一個完美的漩渦讓我自己折磨自己。
忽然意識到這點的自己,開始討厭起自己。
討厭自己的不可妥協,更討厭自己生氣,討厭自己不受控制的態度。討厭被感性驅使而毀滅的理性。
我,在緊要關頭緊張的要趕快約好,可是我卻挑起一陣筆戰。我是不是最浪費時間的那個?我的情緒,你想告訴我什麼?
為什麼你們可以隨便為什麼你們沒有想約好的渴求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可不可以改寫世界成是,不用多,只要「相約」這部分就好,可不可以都套上最嚴格的原則,最嚴謹的把關。
也許約人就會簡單多了,至少不是只有我會緊張難耐。
這樣我也就舒服多了。
所以,可以讓我改寫這個陷害我的城市嗎?
不可以。我已經答應自己不再憤世嫉俗。
『吵死了==』一張超大的貼圖打斷了髒話不斷的爭吵,最後一位成員的回文,女孩B。
『姐妹~他們根本煩==』
其實女孩B也是都看心情的人,可是她總是會挺我。他知道我那完美到幾近可悲的程式,他會讓我爬出泥沼。
『禮拜五下午不能練,主唱不能來==』
『主唱白爛喔!!!!』
『那怎麼辦,他不要來?換時間?』
『最好啦主唱不來是要練什麼?練團室不能換時間嗎?』
『似乎是不行。』
而討論這樣持續著。

不知道是我的固執有了漏洞或是他們的隨興傳染了我的原則,
這一刻我覺得我們好像少了一點代溝

一部分的我想改寫世界,一部分的我想改寫自己,一部分的我想毀掉原則,一部分的我想堅守固執。
會不會我真的其實不是憤世嫉俗,我真的只是討厭自己呢?我的理性,可以告訴我嗎?

我甩了甩頭,再次加入討論,理性的。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蒼米米 的頭像
蒼米米

bye bye blackbird ♥

蒼米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